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施政「加、減、乘、除」成焦點議題(2019.3)

發布日期:2019-03-27

☉文/稼韌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之年。將於3月召開的全國「兩會」,將定調中國未來一年乃至更長時期的發展方向、目標與路徑,既是中國政治的「風向標」,也是經濟的「導航儀」。從近期中央政治局會議、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的政策宣示,以及地方「兩會」的施政風向看,惠民生、防風險、強科技、興企業將是全國「兩會」的焦點議題。

1月中下旬以來,中共十九大後首次地方「兩會」啟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大命題下,保障和改善民生成為各地執政藍圖的重點。

民生加法:首穩就業

今年,多省份將「穩就業」列為民生項目之首。其中,江蘇、新疆、廣東、安徽、黑龍江等地明確,要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重點抓好高校畢業生、農民工、退役軍人等群體就業。

江蘇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進一步完善穩就業、促創業、控失業的綜合政策體系。加大對靈活就業、新就業形態的支持力度,全力保障就業形勢穩定。

新疆提出,大力實施發展產業帶動就業工程。發展就業容量大的服裝、家紡等終端產業,加快推進民族手工業、旅遊品加工業發展等。

廣東則明確,實施就業優先戰略,落實「促進就業九條」。並提出,進一步降低企業招工費用,支持建設一批面向到鄉村創業人員的創業孵化基地等具體措施。

在當前形勢下,「穩就業」體現了對階段性經濟局面的重要判斷。

去年7月底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上,中央提出了「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這一此前少有的說法,引起外界關注。會議還提出,要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這「六穩」工作,「穩就業」被置於首位。年末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再次強調了要把穩就業擺在突出位置。

今年開年以來,工信部、人社部、商務部等關鍵部委負責人就「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密集表態。

從官方口徑看,今年中國「就業總量壓力不減,就業的結構性矛盾更加突出」。全年需要在城鎮就業的新成長勞動力仍然保持在1500萬人以上,特別是高校畢業生數量達到834萬,再創新高。

各方對就業的擔憂自有其理。以中國經濟大省廣東為例,預期今年的失業率將會上升。從該省政府工作報告的數據看,2018年,廣東全城鎮登記失業率為2.41%;而2019年的預期目標是全省城鎮新增就業110萬人,城鎮登記失業率控制在3.5%以內。

近三十年來,廣東省的失業率很少高於3%,僅2002年超過該數值。

就業率是經濟的晴雨表。據統計,2018年廣東省以9.73萬億元的GDP總值在全國蟬聯第一,但GDP增速為6.8%,為過去40年來最低。今年,廣東將GDP增速目標降至6%6.5%,同時,該省安排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比去年增長30%

從各地政府工作報告看,2019GDP預期目標普遍有所下調。重慶今年GDP增速目標由去年的8.5%左右下調至6%;天津2019GDP增速目標降至4.5%左右;江蘇由去年的7%以上調整至6.5%以上;北京由去年的6.5%左右調整為6%6.5%

在地方執政規劃中,「過緊日子」成為高頻詞。北京、上海等地明確提出「一般性支出一律壓減5%以上」的剛性要求。

這也是為民生上繼續做加法提供保障。近期,多地釋放出加快社保改革步伐的信號。福建、安徽明確,加快步伐,完善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制度;河南強調,今年要實現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省級管理、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省級統收統支。

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是去年推出的一項重大改革。從中央最新表態看,今年還要加大力度推進。

風險減控:重點攻堅

每年年初,省部級的黨政軍一把手齊集中央黨校參加專題研討班,已成政治慣例。這個研討班規格很高,由總書記做講話動員。研討主題為當年戰略性的、重大的問題,亦被視為全國「兩會」先聲。

今年1月舉行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以「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為主題,據稱為此特意推遲了一些地方「兩會」的會期。

「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是對全體黨員幹部的「清醒劑」。從現實條件看,如果經濟仍在高速發展,社會矛盾就還是「發展中的問題」,可以用發展解決;而若經濟放緩,很多問題就會集中浮現,其中一些還可能以激化的形式呈現。

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的講話中,習近平就防範化解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等領域重大風險作出分析、提出要求。

北京政治分析人士認為,這是基於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整體情況和內外部環境作出的全面研判,是對今後一個時期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工作的整體部署。

1月下旬至2月,各地陸續召開省委常委級會議,研究落實防範化解風險工作。如福建省提出,對中央提出的各領域風險,要「逐一分析評估、逐一協同化解、逐一健全機制,紮紮實實地防範化解好,有效防範各類風險連鎖聯動」。上海召開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議,要求「高度關注經濟運行中的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及時發現和防範跨行業、跨市場、跨區域的重大風險隱患」。

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思路看,去年三大攻堅戰初戰告捷,今年「要針對突出問題,打好重點戰役」。其中,防範金融風險為重中之重。

2019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指出,切實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金融風險。包括「繼續推動實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行動方案,穩定宏觀槓桿率……有序化解影子銀行風險,繼續開展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

全國財政工作會議在部署今年十項重點工作時強調,要大幅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嚴格控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有效防範化解財政金融風險。

今年地方工作任務表上,對此也有相應部署。

黑龍江省《政府工作報告》列出今年經濟社會發展首要目標的就是,「落實防範和處置金融風險應急預案……有效化解企業債務風險,防範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江蘇省則提出,切實抓好金融、政府隱性債務等領域風險防控,「防止經濟領域矛盾向社會領域傳導擴散,確保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風險」。

從近期透露的政策信號看,為進一步防控金融風險,多個監管補短板政策將在年內出臺。其中,金融控股公司相關監管辦法或在上半年正式推出,目前央行正進行模擬監管試點。此外,作為已經出臺的框架性政策配套文件,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監管細則和資管新規的配套文件也有望在今年出臺。

招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丁安華認為,中國已進入穩定總需求和結構性去槓桿的關鍵階段。平衡好穩增長、去槓桿和防風險之間的關係是今後一段時間宏觀政策最重要的工作。其中重點是宏觀政策之間的協調配合,既要避免政策收得過緊掣肘經濟增長,也要防止政策過於放鬆,加劇宏觀債務風險。

科技乘法 :創新突破

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習近平對科技發展進行了重點論述,並把「科技領域安全」上升到「國家安全重要組成部份」的戰略高度。

習近平強調,要加強體系建設和能力建設,完善國家創新體系;要加快補短板,建立自主創新的制度機制優勢;要加強重大創新領域戰略研判和前瞻部署,抓緊布局國家實驗室,重組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建設重大創新基地和創新平臺,完善產學研協同創新機制;要強化事關國家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全域的重大科技任務的統籌組織,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建設;要加快科技安全預警監測體系建設,圍繞人工智能、基因編輯、醫療診斷、自動駕駛、無人機、服務機器人等領域,加快推進相關立法工作。

可以看出,中央的總體擘畫不僅涉及國家體系建設,還覆蓋到了具體科研領域。

2019年全國科技工作會議上,科技部部長王志剛提出十個方面的工作重點。包括「加強長遠戰略謀劃,形成中長期科技創新的系統布局」,「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在戰略必爭領域佔領制高點」,「持續加強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強化原創導向」等。

從各地的年度工作安排看,也都對推進科技發展施以重墨。

例如,「推進人工智能、石墨烯、3D列印、輕量化製造、生物疫苗等領域關鍵共性技術研發」被寫入黑龍江《政府工作報告》。安徽則是省委書記、省長共同掛帥,計劃把合肥濱湖科學城打造成國家科創高地,同時該省還在爭創量子信息科學國家實驗室和國家智能語音創新中心。

這種舉國上下的勠力同心,或與中美貿易戰時被一枚小小晶片「鎖喉」引發的危機感有關。事實上,中國在不少領域關鍵核心技術仍受制於人,亟待集中力量奮力攻關。

去年「兩會」之後,《科技日報》曾推出《亟待攻克的核心技術》系列報道,引起強烈反響。專欄列舉了航空鋼材、鋰離子電池、航空設計軟件、自研作業系統、工業仿生機器人觸覺感測器等29個中國被「卡脖子」的領域。中國科研工作者們意識到,這些領域需要持之以恆地投入,不能寄望「彎道超車」。

以航空發動機為例,這迄今仍是中國全產業鏈系統性落後的領域。它所考驗的,是從原理認知、設計理念、驗證平臺,到精密製造、系統集成乃至應用所有環節的反復運算能力,換言之,是「綜合國力的象徵」。

未來五年,中國科技創新任務艱巨,既要實現建設科技強國第一步走的目標——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支撐,又要為實現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的目標打好基礎。

正如習近平在中科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指出的,「科學技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着國家前途命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着人民生活福祉」。可以預計,以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為突破口,作出系統性安排,將是今後一段時期的工作重心。

市場除障:啟動企業

2018年,民營企業受到了來自內外環境的一系列衝擊。「優化營商環境,支持民企發展」被中國決策層頻繁提起。這一政策取向在今年地方「兩會」中得到延續和加強。

新華社的報道注意到,在多地政府工作報告中,民營企業和營商環境所佔篇幅比以往大幅度增加。

從具體措施來看,各地全面落實中央部署,欲在降成本、拓寬融資管道、優化營商環境等方面提質增效。

北京市長陳吉寧表示,要實現2019年目標任務,北京要持續改善營商環境。包括深入落實優化營商環境三年行動計劃,深化「證照分離」改革,切實解決困擾企業的准入不准營商問題,以及加快建設新一代電子稅務局等。

安徽省長李國英則稱,今年要「着力消除營商環境痛點」,深入開展營商環境評價,把該省打造成為「審批事項最少、辦事效率最高、投資環境最優、市場主體和人民群眾獲得感最強的省份之一」。

地方議政堂上的大量提案也都涉及紓困民企。如民盟廣州市委員會提交了《關於充分啟動風險投資,助力廣州建設國家創新中心城市的建議》,廣州市人大代表曲延玲等提出《着力解決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題的建議》等。

11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座談會,聽取專家學者和企業界人士對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徵求意見稿)》的意見建議。李克強指出,要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這是應對下行壓力的重要支撐,是改革的重要取向,必須着力打造寬鬆、公平的營商環境,着力幫助企業特別是民營、小微企業解決難題。

在中央政策制定者看來,傾聽市場主體的呼聲,繼續推進「放管服」改革,着力破解束縛企業手腳的制約,防止對企業搞任性無序檢查等干擾正常生產經營,是今後施政的重點。此外,還要實施好普惠性和結構性減稅降費,讓企業輕裝上陣。促進解決好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讓上億市場主體更加活躍、更有競爭力。

在「對內搞活」的同時,多部委也再次發出了「對外開放」的強烈信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日前稱,2019年將進一步擴大製造業對外開放,重點是落實汽車、船舶等行業的開放政策,促進裝備製造和國際產能合作。商務部部長助理任鴻斌表示,今年將首先加快推動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轉變。推動盡早出臺外商投資法。

外商投資法的最初文本始於2015年,其立法進程於去年加速啟動。據內地財經媒體報道,去年聖誕假期後,多個駐華商協會、外資業務律所、外資企業都在加緊研究,並「努力通過各種方式傳達意見至決策層,試圖參與並影響這個關乎中國未來發展方向的基礎性法律」。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形成了以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外資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即「外資三法」)為主的法律制度體系。為了適應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計劃將原來的「外資三法」整合,制定一部新的促進和保護外商投資的法源依據。

目前,外商投資法草案已確定提請3月召開的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審議。草案亮點在於對內外資企業提供一視同仁、平等對待的法律保障。考慮到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外商投資法草案的二審稿增加了外商投資併購反壟斷審查的規定。

從輿論關切看,今年全國「兩會」還需對草案中第2條所提「外商投資」的定義作出適當說明,特別是對港澳台投資的歸屬範疇進一步明確。有分析認為,這次草案標題的「外國投資法」改為「外商投資法」,已經為港澳台資納入外商投資法清除了形式上的障礙。

該法通過施行後,「外資三法」將同時廢止。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

平肖一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