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動態

首頁 > 最新文章 > 神州動態

習近平大國外交「四重唱」(2019.8)

發布日期:2019-09-02

☉文/閔之才

一個月四次出訪,習近平的「超級訪問月」創造中國外交史新紀錄,並成功促使中美關係和中日關係的重啟與回暖,促使中朝關係和中俄關係的升級與再定位,因此,「六月外交」可謂中國外交的「豐收月」。專家認為,習近平對每一站的訪問,都體現了較強的針對性,蘊含了中國布局區域外交以及應對各種挑戰的長線戰略。

今年6月,在習近平的外訪記錄中,出現了從月首至月尾罕有的頻密出訪,在短短一個月內安排了對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與塔吉克斯坦以及朝鮮和日本四次出訪,成為習近平有史以來最繁忙的外訪時刻,六月也因此被成為是習近平的「超級訪問月」。

在這四次訪問中,習近平再次展現了大國外交的收放自如,打破了令中國外交處於不利局勢的「多重門」,特別是與各國領導人一道,完成了中美關係再重啟、中俄關係再升級、中日關係再回暖、中朝關係再確認,奏響了中國6月外交的「四重唱」。

中美關係再重啟:「習特會」為貿易戰吹來和風

G20大阪峰會期間登場的「習特會」,為中美貿易戰硝煙中吹來一股和風。兩國元首按下貿易戰的「暫停鍵」,同意重啟經貿磋商,美方也承諾不再對中國產品加徵新關稅,允許美國企業向華為出口零部件。雙方將中美關係基調拉回到「協調、合作、穩定」上,一波三折的中美貿易戰迎來重要轉機。

這次「習特會」是特朗普率先拋出橄欖枝,他主動給習近平打電話,約定此次會晤。分析指出,背後的原因既有美國內部的壓力,更有中國策略的奏效。

首先,從中國的策略看,自從貿易磋商破局之後,中國堅持以「打」促談策略。30多年前日本在美日貿易戰中慘敗,就是其官企兩界戰略「認慫」導致的惡果,今次習近平以日本為鑒,「以戰止戰」、「以打促和」的應對策略,並自上而下樹立起哀兵必勝的信心,守住了對美博弈的基本盤。

目前,中國政府已從去年的被動應對改為主動布局,貿易戰隨之進入了中國「要價」的時間。中國在貿易談判中開始明確要求美國「加徵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這與當年抗美援朝雙方談判期間中國要求「美國撤回38度線」的操作幾乎如出一轍。儘管時隔近70年,雙方的戰略思維模式卻依然沒有改變。

其次,中國借着各種場合強調自由貿易的重要性,佔據了道德的高地。全球各國之間的經貿聯繫愈發密切,而各國都受到貿易戰的影響,中國的呼聲很容易獲得外界的共鳴。特朗普誠然也在拉攏各方,但他慣用的方式還是威逼,不滿各國佔美國的便宜,就連盟友也不放過。美國的做法只會加速各方的逃離。這也是中美在這場貿易戰中展現給外界的不同表現。

從美國內部來看,首先,美國數百家企業和行業組織紛紛以各種方式反對中美貿易戰。73日,百名美國「中國通」也在《華盛頓郵報》上刊登致特朗普的公開信,從7個方面論述繼續與中國對抗對美國不利,強調並不存在所謂與中國為敵的華盛頓共識。相信特朗普應該聽到了業界和學界的呼聲,才主動要求與習近平會晤。

其次,美國眼下正進入2020年大選季,貿易戰的影響正在顯現,它對美國經濟的衝擊只會隨着時間以及特朗普的不斷升級愈發嚴重。當美國民眾真正感受到貿易戰所帶來的痛的時候,特朗普如何回應民眾的訴求將是關係他執政的關鍵,更關係到他能否連任。有分析認為,尋求連任的他將有更大動力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見好就收。

觀察家認為,習特會叫停貿易戰,可謂「喜者見晴,悲者見雨」。有人認為,理性因素開始在中美關係中起作用,大概是美國國內「談派」佔了上風。有人則認為,貿易戰雖然按下暫停鍵,但美國在打與談之間隨意切換的磋商模式,絲毫沒有看出改變的跡象,前景仍不樂觀。的確,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無論是「打」是「談」,解決中美分歧的過程必定漫長而艱辛。

中美貿易搏殺延續至今,已經超過一年。如今,幾乎沒有人會相信,地球上體量最大的兩個國家之間的矛盾會在一夕之間渙然冰釋。甚至,某些人已經嗅到「新冷戰」鐵幕拉開的氣息。毫無疑問,這對於中美兩國來說,都將是影響深遠的「國運之戰」。是和是戰,現在正是中美作出重大戰略判斷的時刻。

中俄關係再升級:「習普會」友情加一度

65日至7日,習近平對俄羅斯展開國事訪問,這是其2013年以來第八次訪俄。

這次的訪問成果更是名副其實的「豐碩」,在習近平三天的訪問中,兩國簽署兩份聯合聲明,還簽署了23份經濟、投資、工業和教育領域合作文件。被美國視為安全威脅的中國電信巨頭華為與俄羅斯電信公司MTS達成協議,將在2019年共同開發俄羅斯5G網絡。

更引人關注的是,中俄元首65日決定將兩國關係提升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這是中國對外雙邊關係中首次這樣的新表述。

在兩份聯合聲明中,還寫入了「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近年來已經成為中國國際觀、世界觀、中國全球方案的最顯性表達。俄羅斯表示積極參與支持「一帶一路」,願意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對於中俄關係的意義非同尋常。眾所周知,對「一帶一路」俄羅斯曾經態度曖昧,甚至頗有擔憂和抵觸。

此次訪問的諸多細節也耐人尋味,普京親自透露,他與習近平進行了長時間直至午夜的促膝長談。習近平在見記者時說:「普京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普京則稱習近平為其「親愛的朋友」,強調習近平當政期間,俄中良好關係「前所未有」。

北京大學世界新能源戰略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程春華認為,中俄關係如同「5G」一樣展現出「高速率、大容量、低延時」的特點。「高速率」指中俄政治合作、安全合作、務實合作(經貿、投資、能源)、人文交流、國際協作等領域機制高效運轉。「大容量」指兩國合作領域更加全面。雙方年貿易額正從1000億美元向2000億美元邁進,貿易容量與流量均在增加,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合作深入對接。「低延時」指中俄關係與時俱進,着眼世界形勢變化推進兩國關係同步發展。

中國社會科學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全指出,中俄關係是建立在長遠戰略一致的基礎上的。因此,雙邊關係的升級既非短暫的權宜之計,也不能認為兩份聯合聲明是中俄聯盟的標誌。全球戰略穩定過去更多是美蘇、美俄間的話題。中俄此番聲明,體現了兩國在新時代、新形勢下,願承擔作為大國的國際義務,為維護全球穩定作出貢獻,也是兩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一個具體體現。

在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變局時」,中俄領導人對兩國關係的重新定義顯出了重構政治格局的意外效果。中俄聯手撬動世界的這一趨勢不僅沒有因為中美矛盾激化而轉變,反而因中美貿易戰等風波的助推,更加向前推進。當印度等國也在近日傳出「要加入中國、俄羅斯」以「譴責美國」的消息時,中俄之間的動向似乎更讓外界有了幾分見證歷史的感覺。

中日關係再回暖:「習安會」重拾兩國「初心」

627日,習近平出任國家主席以來首次到訪日本出席G20峰會。回顧這次G20峰會,安倍對習近平的接待可圈可點之處。習近平到達大阪之後,安倍會晤習近平之後,特別準備了晚宴,可見對其的「特殊」之處。

安倍在會晤中稱「期待開啟中日關係新時代」,還邀請習近平2020年春天以國賓身份訪日。安倍說:「明年櫻花盛開之時歡迎您作為國賓訪問日本,我期待中日關係提升至新的高度。」習近平也公開表示「原則」接受邀請。

最後,雙方達成的10點共識也可圈可點,其中第一點被觀察人士認為頗有為中日關係定調把舵之意。雙方認為,雙方應共同致力於構建契合新時代要求的中日關係。

第二點共識強調要恪守四個政治文件確立的原則,化競爭為協調,推動中日關係沿正確軌道持續前進。這一條顯然是希望中日關係回到「初心」,今年已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1周年。41年前的條約,以法律形式確認了正確對待歷史、堅持一個中國等中日關係正常化時規定的各項政治原則,明確了兩國和平共處、世代友好的大方向。

還有一條共識也引人關注,對釣魚島等敏感問題的表述從「處理矛盾分歧」升級為「管控矛盾分歧」。此外,安倍對「一帶一路」也表態明確,共識中稱日方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是聯結多樣化地區的富有潛力的構想。

2012年之後,中日之間因為釣魚島國有化事件關係進入冰點,高層交往就更陷入停滯,更不用說與中國領導人的關係。而中日關係的回暖,正是因為安倍真正擱置了在釣魚島、南海等問題上對中國的挑動。

當中國在2010GDP總量首次超過日本,日本起初的表現十分不屑。面對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亞投行」倡議時,日本也顯得極為勉強。 直到近兩年,日本的心態開始改變,更多的聲音呼籲把中國的崛起作為日本的一個機會。這就是一個從疑惑到清醒的過程。無論對於日本這個國家,還是務實的安倍晉三來說,處理好和中國的關係成為一個越來越重要的議題,在這個時點改善中日關係也是一種必然。

而中國的訴求則更好理解,就是「發展」二字。中國要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宏偉目標,需要在自身發展的同時確保穩定的外部條件。改善與日本的關係為中國無論在政治、經濟還是外交都可謂錦上添花。

因此,中日關係回暖,看似是國際局勢變化下的一種偶然,但實際上中日雙方根據長期戰略判斷所作出的必然選擇。加強官方合作,解決「政冷經熱」的關係短板,暫時擱置爭議問題,專注於合作和發展,是中日兩國的真實需要。

不過,觀察家也注意到,習近平此次赴日本只是參會,並未有安排對日本正式或者國事訪問的行程。中國領導人借出席多邊國際組織峰會之機,對東道國進行正式訪問,是多年的慣例。

那麼,習近平緣何不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有專家認為,其根本在於中日關係改善的條件還不成熟。一是兩國領土糾紛仍然未解,二是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之下,日本對中美的態度仍是邊走邊看。日本在調整對華、對美外交時,不免會出現「進三步退兩步」的情況,中國對日本的這種搖擺還在觀望。從習近平此次訪日並非國事訪問來看,中日重新定位彼此關係的火候仍不夠。中國要等到局面真正清晰的時候再來看與日本的關係。

距離上一次中國最高領導人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已經過去逾十年,日本對於中國國家元首的到訪期盼已久。此次安倍邀請習近平2020年春天以國賓身份訪日,習近平表示「原則接受邀請」,這表明,中方對日本近來與中國相向而行,不斷改善關係表示肯定。分析人士認為,綜合來看,習近平明年春天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時間合適。不過,鑒於中日之間發生過諸多複雜情況,中方還需要聽其言、觀其行,要看十點共識最終的落實情況。

中朝關係再確認:「習金會」為傳統友誼注入新內涵

620日至21日,習近平旋風式訪問朝鮮。這是中國最高領導人14年來首訪朝鮮,也是習近平第一次對朝鮮進行國事訪問,也是15個月內中朝最高領導人第五次會晤。

中國前領導人胡錦濤2005年曾經訪問朝鮮,進行的是正式友好訪問,江澤民2002年訪問朝鮮,進行的也是正式友好訪問。1990年江澤民訪問朝鮮是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進行的,並不是國事訪問。

金正恩四次訪華,有非正式訪問,也有沒有任何定性的訪問,但並沒有國事訪問。朝鮮前領導人金正日生平七次訪華,20005月、20011月、20044月、20061月、20105月、20108月、20115月,對華進行的都是非正式訪問。

朝鮮前領導人金日成生平訪華次數繁多,1953年訪華是正式訪問,1954年、1958年、1959年、1961年、1975年訪華是友好訪問,1987年、1991年訪華稱為正式友好訪問,1983年、1984年訪華是非正式訪問,稱為國事訪問的是19829月金日成對中國進行的訪問。

可見近二三十年來,中朝之間進行的元首級別的國事訪問可以說非常少見。習近平此次對朝鮮進行國事訪問意義非凡。

中國延邊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朝鮮半島研究院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金強一指出,自1982年以來,習主席此行訪朝是兩國間最高級別的「國事訪問」。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中朝關係出現過很多波折,其原因有兩個:一是,中朝出現了政策上的非同步性,中國的改革開放與朝鮮的固步自封形成了深層矛盾;二是,朝鮮的核問題使包括中朝關係在內的區域各國關係陷入安全困境,也導致了中朝兩國戰略路線的矛盾。這些矛盾形成了中朝之間的微妙關係。現在這些問題依然存在,但雙方均感到中朝關係應當提升到更高的層次,這是習主席的訪朝所體現的新的意義。

觀察人士分析,習近平此次訪問朝鮮,是中朝關係完全恢復的標誌,是中國對朝鮮一系列棄核措施的官方肯定。

雖然公開的信息顯示,習近平訪問朝鮮只有兩天,活動也僅限於參拜中朝友誼塔等,但真正重要的是朝鮮的核清單、朝鮮的棄核步驟,包括未來的半島安全協議,這些都必須向中方交底。從現實層面來說,朝鮮半島局勢陷入僵局,下一步如何走是中國必須考慮的。朝鮮的棄核勢頭需要穩固。

西方媒體普遍認為,本次習近平的平壤之行與中美貿易戰不無關係,甚至成為中美貿易談判的新籌碼。美國《華爾街日報》評論稱,習近平此行旨在中美首腦可能會晤之前加強中國的談判地位。

然而,北京分析人士則認為,習近平任內首次出訪朝鮮更應放在中國外交全球戰略版圖下考量。這是繼習近平和普京對世界格局破舊立新交換意見後,中國尋求周邊安全環境的進一步舉措。尋求安全穩定的周邊環境和外部環境一直是中國外交的第一要務。

在當前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半島局勢迎來新變化的背景下,中朝傳統友誼邁向新時代,毫無疑問具有超越兩國關係範疇的深遠意義和重大現實價值。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

平肖一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