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聚焦

首页 > 最新文章 > 国际聚焦

金正恩四次访华的时与势(2019.3)

发布日期:2019-03-27

☉文/閔之才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201917日起展開4天的訪華之旅,這是他一年來第四次訪華。分析人士指,金正恩四次訪華,使中國在朝鮮問題上被邊緣化的說法煙消雲散,反而再次證明只有中國是維持朝鮮半島和平與發展的唯一常量,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經驗是朝鮮走出主體式改革開放之路的範本。在可預期的金正恩訪韓與二度「特金會」之前,此次訪華是朝鮮「固華」、「合韓」與「化美」意圖的開年之舉。

最重要的是,金正恩意識到,中國才是繼續打開內政外交局面的突破口。朝鮮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依賴中國路徑。中國若能順水推舟,助力金正恩成為朝鮮「鄧小平」的宏願,朝鮮半島的和平與繁榮可期。

金正恩緣何四次訪華

回顧金正恩自2018年以來歷次訪華情況,可見時間點都是他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歷史性會面前後,今次亦是第二屆美朝峰會即將舉辦前。海外媒體分析,這表明金正恩是前來尋求中國的支持並協調兩個傳統盟友的立場。

金正恩第一次訪華時間是2018325日至28日,訪問地點在北京,這是金正恩接掌朝鮮最高權力後,首次外訪。當時正值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出現降溫跡象之際,朝鮮年初向韓國伸出橄欖枝,共同參與平昌冬奧。金正恩當時已計劃4月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會面,並謀求在5月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這次訪華之旅,打破了外界對於中國在半島問題上被邊緣化的疑慮。

第二次訪華時間是2018578日,會面地點在遼寧大連。這是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談前,金正恩時隔40多天再次訪華,會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時金正恩與文在寅4月板門店峰會會談後,美朝隨即展開安排「特金會」,但雙方就無核化問題分歧大,外界料他是來中國尋求支援。

第三次訪華時間是201861920日,與前兩次不同,中方此次在金正恩抵達中國已宣布行程,並非等待他離開北京才發布消息。當時美朝新加坡峰會後,金正恩親自向習近平說明「特金會」情況,希望得到中國的支持,換取放寬制裁。此外,當時由於朝鮮與美國預定在週內舉行第一次高級官員協議,外界料金正恩也有事先與習近平商議對美交涉方針的意圖。

第四次訪華時間是20197日至10日。中國官方新華社在金正恩8日抵達北京後即發布消息。當時的背景是美國與朝鮮官員正在越南會晤,商討金正恩與特朗普舉行第二次峰會地點。韓國媒體指,金正恩此行是除為美朝第二次峰會取得中方支持及意見外,亦為朝鮮半島建立和平體制取得中方協助。此外,18日還是金正恩35歲生日。

那麼,金正恩緣何10個月內四度訪華?復旦大學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鄭繼永分析有三點原因。

首先,中朝之間有難以撼動的特殊友誼。一國領導人在十個月內四次訪問另一國家,這放在國際外交來看也是極為罕見的。這足以證明中朝友誼根深基實,經得起考驗。金正恩曾表示,雙方老一輩領導人親手締造和共同培育的朝中友誼是不可撼動的。在新形勢下傳承並發展朝中友誼,是朝方的戰略選擇,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改變。

值得注意的是,據報道,金正恩此行在中國度過其35歲生日,說明金正恩視中國為一個可信、可靠的鄰國,足見中朝友誼歷久彌堅。

其次,對即將舉行的第二次「特金會」,金正恩此行有與各方協調立場之意。如今,半島局勢正處於歷史的關鍵點,美朝間需要突破瓶頸,而中國的參與便顯得尤為重要,中美朝三方需在半島問題上進行協調。

此外,2019年新年伊始,美國總統特朗普便對朝釋放善意,稱美國和朝鮮有「非常好的對話」。可以說,金正恩此次訪華是中美朝三方的一個合作成果。未來,中方會進一步加強與韓國的溝通協調,共同助力半島的和平穩定。

最後,金正恩此行也有促進經濟發展、解決民生問題的考量。在過去的一年裡,朝鮮在推動無核化進程中有許多進展,但美國主導的對朝制裁並未根本性鬆動。如何在新形勢下推動經濟的發展已經是金正恩的頭等大事。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立足國情、放眼世界,探索出一條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2018年,朝鮮表現出一心抓經濟的姿態,也正在探索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因此,借鑒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切實做好朝鮮基層民眾的民生發展也是金正恩的重要訴求。

「中國出局論」不攻自破

金正恩四次訪華,也使一度甚囂塵上的中國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出局論」不攻自破。在朝鮮問題上,中國低調做了該做的一切,一直鼓勵朝美直接對話,並未站到前臺。但正是由於中國的低調,在第一次特金會的過程中,也伴隨着「中國出局論」的喧囂。即便到今天特金會再次召開前夜,這一論調甚至還有市場,因此很有必要回顧這一論調的產生過程。

習近平上臺後,由於朝鮮不顧中國反對,在2013年至2017年五年內連續進行四次核子試驗,中國支持聯合國制裁朝鮮,導致中朝關係出現裂痕。習近平與金正恩均在2012年上臺執政,兩人連續六年沒有會面。特別是在2017年,在中國舉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和金磚國家首腦峰會開幕式之前的數小時,朝鮮分別進行導彈發射和第六次核子試驗。選擇在中國重大的外交節點採取行動,顯示朝鮮並不擔心挑釁中國後的後果。一些中國人認為,這是朝鮮對中國的「打臉」之舉。

中朝關係面臨變數時,外界作出各種猜測。特別是20183月初,金正恩伸出橄欖枝,表明願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隨後,特朗普表態接受金正恩邀請,願意與金正恩舉行會晤。

一些觀察家據此認為,平壤繞過北京直接接觸韓美,反映在半島無核化進程中,中國已失去掌控力。英國廣播公司(BBC)和《紐約時報》等西方主流媒體都曾作出判斷,中方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已被邊緣化。不過,沒過多久,2018326日前,在會晤韓美首腦前,金正恩率先訪問中國。這一消息,一舉戳破輕視北京角色的「中國出局論」。

然而,隨着韓國總統文在寅與金正恩在韓朝邊境板門店「和平之家」舉行首腦會談,中國邊緣化的論調再次抬頭。美國之音在一篇名為《朝韓美或簽和平協定中國被踢出局?》也分析認為,中國在朝核問題上已經坐失主動權了。

但故事又在這個時候發生了轉折。就在西方輿論還在質疑中國角色的當口,北京和平壤公布了又一則重磅消息——57日至8日,習近平同金正恩在中國大連舉行會晤。這是金正恩32528日赴北京對中國進行非正式訪問後,在相隔40多天後的第二次會面。

兩會金正恩,北京為金正恩吃下定心丸。中國出局論不攻自破。

經過一番波折之後,特金會終於於2018612日在新加坡舉行。金正恩乘坐中國國航CA122班機經過中國領空,一路向南,於當日稍微時候飛抵新加坡。學者鄭慶軍在分析這段歷程時認為,特金會的召開,一路都離不開中國的身影,北京才是藏在身後的「頭號玩家」。到這個時候,無論是出局論,還是中國攪局論,其實都可以休矣!

朝鮮比任何時候都依賴中國

吉林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朝韓問題專家王生接受大陸《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金正恩新年出訪的第一站選擇中國,說明在朝美接觸陷入僵局的情況下,他仍然認為中國才是朝鮮繼續打開內政外交局面的突破口。

王生分析,今年是中朝建交70周年,金正恩把今年的第一次出訪活動安排在中國,也表明對中朝關係發展的高度重視。習近平曾表明訪朝願望,今年首腦互動可能會格外頻繁,包括各個領域的交流和合作。對中朝關係發展和朝鮮國內戰略轉變是非常關鍵的一年。「2019年對於朝鮮來說,不亞於1979年對於中國發展的意義。」

美國多維網引述分析人士話說,金正恩不斷訪華的直接原因是要借助中國解決朝核問題。美朝關係改善、朝韓關係改善並不意味着中朝關係會崩盤。相反,今天的朝鮮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依賴中國道路。

首先這是朝鮮國家戰略轉型的必然。多維網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認為,金正恩上臺後將先軍路線調整為重經濟輕軍事路線,這是完成核開發後的明智之舉。要做到成功轉型就必須解決同美國的外交遺留問題,如何同美國和解,如何棄核是需要一系列談判的。中國在這過程中是維護朝鮮不被美國在談判中脅迫的關鍵。中國能夠為朝鮮的談判提供方法和思路的支撐,能夠照顧朝鮮的現實利益。無論是美朝會談還是朝韓會談,金正恩做到提前溝通,事後通報,看中的正是中國的影響力。

第二,轉型之後朝鮮發展經濟不可避免要同中國有更多的接觸。分析人士指,歷史上,朝鮮從來沒有脫離中國文化圈而單獨存在過。過去70年的外交現實是朝鮮和中國都屬於同樣的意識形態序列。未來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必然是朝鮮發展經濟的有力合作方,朝鮮要融入現代化經濟體制,搭乘中國的經濟快車是無法迴避的選擇。

第三,長期目標看,朝鮮是社會主義國家,這是朝鮮根本的意識形態。分析指,朝鮮越來越多強調獨立自主的發展路線,這並不是去中國化,這是在修正同中國的關係。金正恩歷次訪華都強調同中國的同志情誼,這背後是現在的朝鮮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更依賴中國道路。

六方變四方 中美G2是關鍵

半島局勢發展至今,從最初的六方會談,演變為中朝美韓四方演義,俄羅斯、日本已經邊緣化,在四方演義中,中美朝三角關係是重中之重,而在朝鮮問題上,中美是真正解決問題的關鍵,是真正的中美G2共治。

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院長孫興傑指出,在半島問題上,中美朝韓四方形成了6組雙邊關係,構成了一個菱形,包含4對三角關係,而最為關鍵的還是中美朝三角關係。在中美朝三方互動過程中,中朝關係具有優先性,不僅為美朝互動提供機會,也是一個前提。去年美朝領導人會晤之前,金正恩兩次訪問中國,通過與中國進行戰略溝通與對表,釋放了美朝會晤、半島無核化等重要信息。進一步而言,朝鮮在得到中國的支持和承諾之後,才能夠敢於與特朗普進行會晤。因此,金正恩先訪問北京,再進行美朝領導人會晤,也是中美朝外交關係結構的自然呈現。中國在朝鮮半島是結構性存在,沒有中國的參與、支持、倡議,半島外交的進程不可能如此迅速。

遼寧社會科學院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呂超也認為,朝鮮和美國缺乏互信,美國始終對朝鮮存在疑慮,認為朝鮮不可信,朝鮮又指責美國在很多問題上對朝鮮實行打壓,儘管朝鮮為解決朝核問題作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美國沒有實際進一步的動作,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和美國打破缺乏互信的僵局,朝鮮在這方面要和中國溝通。

另外在此次新年賀詞中,金正恩提出了「停戰機制」轉向「和平機制」的提議,這個提議需要和停戰協定的當事者進行有必要的溝通,那麼中國作為朝鮮戰爭的當事方,朝鮮在這一方面是需要與中國進行協商的。

從美國方面,201811月中期選舉之後,民主黨掌控眾議院,特朗普正在經歷被民主黨所掣肘的痛苦,美國聯邦政府關門危機持續、在國內一片反對之後特朗普正在改變撤軍敘利亞撤軍計劃。特朗普急需要證明自己,尤其是2020年大選臨近前,他謀求朝核問題破局的訴求更為迫切,這意味着美朝和解的力度或者空間更大。

金正恩需「利用」好「立功心切」的特朗普。並且,特朗普的第一任期僅剩兩年的時間,2020年美國又迎來總統大選。特朗普已經宣布自己要謀求連任,屆時他將集中全力應對競選。如此一來,特朗普可能會無暇顧及朝核問題。再者,特朗普能否贏得連任尚無定數,而美國總統推翻前任政策的情況屢見不鮮。一旦這些情況發生,金正恩與特朗普為無核化談判所做的努力將付之東流。留給美朝真正對話的時間不多了,金正恩急需要與中國商量如何推進下一步的美朝談判。

對美國而言,特朗普也急需習近平的支持,沒有中國的支持,金正恩就沒有「安全感」和底氣單獨與美國解決問題。因此,每次「金特會」,金正恩都要先訪華與中方協調立場,而特朗普也會在會前或會後與習近平通電話,2月將在越南舉行的「金特會」行程中,也曾加了「習特會」,一方面固然是為了解決兩國的貿易戰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是兩國就朝鮮問題的一次直接面對面的溝通。

特朗普希望在朝核問題上獲得重大進展以此作為能夠拿得出手的成績。特朗普會按照自己需要的節奏推進半島局勢。中期選舉後特朗普已經宣布了競選連任。競選連任時,民眾的短暫記憶會將此作為久遠的往事而不是特朗普發揮了關鍵作用的重大事件來對待的。所以,特朗普需要在恰當的時間推進朝美和解。隨着朝鮮核開發取得突破性進展,半島無核化已經是大勢所趨,各方都認識到解決問題的重要性。朝鮮半島局勢在2018年取得突破性進展正是這一大格局下的產物。中美作為解決朝鮮問題的G2,如能在朝鮮問題上達成一致,則半島問題就有望得到解決。

金正恩成為朝鮮「鄧小平」中國道路不二選

外界注意到,金正恩訪華行程中安排的參觀場所,在中國發出決心發展經濟的更強信號。在他的第四次訪華之行中,參觀了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同仁堂製藥公司。

《韓國經濟》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說,金正恩只要到北京就訪問有關科技場所,實際上是在為朝鮮經濟改革學習中國經驗。

吉林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朝韓問題專家王生在接受內地記者採訪時說,朝鮮半島局勢去年趨於和緩,給朝鮮國內經濟戰略的轉變提供了好的國際環境,但現在朝美、朝日關係還未正常化,朝鮮要克服國際制裁的壓力。所以中國1978年改革開放時那種外部條件朝鮮還不具備。

在王生看來,中國與朝鮮之間的地緣政治關係是獨一無二的,中國在朝鮮對外貿易中佔絕對優勢,而且中朝同屬社會主義陣營,中國此前的經濟轉型也非常成功。可以說,從發展經濟層面來說,中國的經驗是最適合朝鮮的。

另據朝中社報道,朝鮮將於310日舉行最高人民會議議員選舉。韓聯社稱,預計此次選舉將出現大批年富力強的經濟官員。韓國國家安保戰略研究院在去年刊發的《2019年度展望》中預測,朝鮮將在此次選舉中為執行「集中一切力量建設經濟」的路線注入新動力。

有專家認為,當前朝鮮面臨的局勢,特別是朝鮮一年時間以來緩和外交局勢的努力,與中國在1970年代末實行改革開放前後的情況十分相似。國際局勢轉暖的同時,朝鮮國內也積極為變革做着準備。2018420日,朝鮮勞動黨召開七屆三中全會,會議決定朝鮮將停止核子試驗與洲際彈道導彈發射試驗,並對朝鮮的人力物力資源進行總動員,集中全力投入到發展社會主義經濟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鬥爭中。 這可以說是朝鮮政策的根本性轉變,有點類似於中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自此之後,朝鮮從核武和經濟並舉路線轉而發展經濟。

分析人士稱,金正恩今年才36歲,就能作出如此改變,只要他能堅持下去,從朝鮮長遠發展和人民利益着想,積極變革,是有較大可能讓朝鮮告別過去幾十年的貧窮落後面貌,他本人也有希望成為朝鮮的「鄧小平」。當然,以朝鮮的內外處境和歷史包袱來看,這條路注定不會容易,但唯有如此,朝鮮和金正恩才能擺脫困局。

外界分析,對中國而言,更是樂於助推一把,只有金正恩成為朝鮮「鄧小平」,真正走上改革開放之路,半島才有可能真正走向和平,中國的邊境才會真正得到安寧。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平肖一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