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报动态
镜报论坛

首页 > 镜报论坛

占中重创香港法治

发布日期:2014-12-16



【「占中冲击香港」专辑】「占中」重创香港法治——座谈会纪要

本刊记者

【本次论坛围绕「占中重创香港法治」主题,邀请传媒和学界知名学者、专家发表意见,集思广益。会上讲者纷纷谴责「占中」,深度分析法治对香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以及「占中」给香港法治带来的严重冲击。他们表示,「占中」对香港法治体系造成了不可弥补的破坏和伤害。】


历史清楚表明,法治在香港经济腾飞、走向世界、发展成为国际大都市的历程中,具有重大意义。法治是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重要基石,香港崇尚法治精神,香港的繁荣要靠法治来保障。9.28非法「占中」事件已动摇和破坏法治根基,挑战警方执法,漠视法庭权威,危害香港繁荣稳定,败坏香港着号称全球的「法治社会」的良好声誉。

11月19日,香港镜报与香江智汇在本社联合举办了「占中冲击香港──占中引发的法治思考」专题座谈会。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顾敏康作了主题发言,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理事长李国强、大公报总编辑贾西平、香江智汇主席吴历山,副主席周伯展、理事马建波、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副主席郭一鸣、时事评论员林展略、镜报副董事长徐小英、副社长徐世和、执行社长徐新英、董事洪尚行、总编辑马小泉等在座谈会上也围绕这些问题,畅所欲言,积极互动。下文为座谈会的精彩部份摘录。




主持人吴历山:座谈会厘清法律概念



吴历山医生指出,「占中」既影响香港,也影响内地、台湾乃至全世界。他谈到,今次「占中冲击香港」座谈会将是一系列座谈会的第一次,题目用「占中」而非「占领运动」是因为「占领运动」是由「占中」引发,而且已接近尾声,但「占中」带出的「公民抗命」概念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应对和探讨。他表示,值得深思的是,在这场运动中,对许多法律概念,不同人有截然不同的诠释。怎样看待诸如「公民抗命」、「人权」、「公义」、「主动自首」等。今天很荣幸能请到各位知名人士和专家畅谈各自的理念和看法,希望藉本次座谈会集思广益,厘清法律概念,并对「占中」给香港法治造成的巨大冲击和破坏有进一步的认识。





顾敏康:用「公民抗命」的发展路径分析「占中」实则为违法,绑架民意



顾敏康用「公民抗命」的发起原因,分析香港这场所谓公民抗命的违法性和欺骗性。他用一张图清楚地展现了「占中」结构图。

他表示,「占中」者一直宣称自己的行动是在「公民抗命」,事实上,「公民抗命」需要有三个严格的条件和要求:第一是现行法律不公义;第二是「公民抗命」者已经穷尽了各种可用手段,比如司法诉讼,与政府对话等;第三是行动对社会秩序、法律秩序不造成过度的冲击;对社会大众的合法利益不造成严重损害。从现在「占中」的形势来看,这三点显然没有一点是符合的。

顾敏康具体分析,「公民抗命」的前提之一是现行法律不公义。「占中」发起者找到一个切入点和制高点就是所谓要求「真普选」,他们认为目前的选举是不公义的。不公义的原因不是因为基本法,而是因为不符合国际标准,他们用国际标准中的人权公约作为自己发起「公民抗命」的第一个起始点,号召民意。

「公民抗命」的第二点,必须穷尽了各种可用手段。事实上,「占中」从2013年年初发起,到2014928日爆发,期间他们一直在鼓动民意,用真假普选的概念误导民众,与政府对话,与中央对话,看似他们已经穷尽了各种手段,但事实上他们的本身立足点、出发点就是错的。普选本来就没有真假之分,他们所谓的国际标准中的人权公约对普选的规定,事实上还有一个「合理性限制」的观点,只要是在合理限制内都是符合国际标准的,但是「占中」发起者在煽动的过程中完全不提这点。他们是误导市民,绑架了民意!

公民抗命的第三点,是行动对社会秩序、法律秩序不造成冲击。「占中」者一直以「爱与和平」来包装自己的违法行动,事实胜于雄辩,从「占中」发生以来,香港的经济、社会以及法治都受到了重创,这是不争的事实。香港居民的日常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顾敏康继续分析道,「占中」显然就不是正常的「公民抗命」,已经危害了整个社会,已经侵犯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国外传统的「公民抗命」都是因为法律造成现实的不公平,但是香港的政改方案还在讨论中,组织者却是用少数人利益侵害大多数人利益,这实际上是一场蓄意的集体违法行为。他说,发起者和主要领导者通过煽动学生以及民众上街游行,占据街道,造成「法不责众」的局面,将违法变成合法化。随着「占中」的发酵,法院颁发禁制令。此时,「占中」主要发起人立即表示要在「占中」结束之后去自首,还有人在旁附和,认为没有到紧急状况,不必要颁发禁制令,造成他们遵纪守法的假像以误导市民。事实上,法律的目的是要将犯罪限制在犯罪实际发生之前,「占中」主要领导者却表示要在犯罪之后才自首,这显然是在公然挑衅法律,但是他们用这种自首的态度,抵销了公然违反禁制令在市民中造成的违法印象,误导市民,拉拢民意!一些极端的本地势力总是在适当的时机出来煽风点火,唯恐香港不乱!有些甚至利用自己立法会议员的身份,阻挡特区政府施政以及处理各种事务,乃司马昭之心!

在谈到是否有国际势力介入时,顾敏康认为这是肯定的。因为香港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开埠以来就一直有国际势力在这里活动。但是国际势力介入的问题需要国家处理,现在看来,国家在外交层面处理得很好,才确保香港未出现大乱。

他认为「占中」是香港特区政府的事情,特区政府在应对过程中一定要立场鲜明,继续营造舆论,将这场违法的行动广而告之,让市民和学生们认清楚「占中」违法,危害香港,阻碍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的实质!



周伯展:「占中」让香港社会不仅法治生病,更让香港市民身心受创及社会「生病」



周伯展医生从眼科医生的角度指出,他有年长患者因「占中」交通堵塞问题而延误求诊,使其青光眼的病情恶化,令人担忧。他反问:「占中」人士以所谓「公民抗命」为幌子,但现在香港不是甘地时代的印度、曼德拉时代的南非,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一直在聆听港人的要求,占领人士无需以「公民抗命」违法的手法去威迫政府,这是对法治的第一个冲击。

周医生表示,在整场占领运动中,示威者一再冲击警方防线,屡次警告示威者无效,迫使警方在别无选择下以最低武力控制场面,这是对法治带来的第二个冲击。对比起西方民主国家警方对示威者的处理,香港警方可谓相当温和。

周医生称,「占领者」无视法庭颁发的禁制令,无法无天,严重损害香港法治精神,冲击香港的核心价值和繁荣稳定的基石。这是「占中」对法治带来的第三个冲击。他认为,法治是香港与其他城市的竞争优势,健全和完善的法治机制吸引外国资金来香港投资。

周医生再指出,有了法治才能谈民主。占领人士要清楚自己在争取什么形式的民主?每人心中的公义定义都不一样,不可以个人心目中的公义标准,而去凌驾别人的公义和自由,更不可凌驾于法治。占领者须三思实行「民主」是否对国家自身带来好处?还须清楚争取公义的手段是否恰当,最终能否达到预期效果?香港不是独立国家,也不是独立政治实体,示威者即使拥有再崇高的理念,也要宏观地看当前香港所处的形势,是否适用于香港。

周医生有信心香港经过这场社会运动后,经济和社会秩序能很快复原,但最令他担忧的是目前社会,乃至家庭亲人的撕裂,这撕裂不是一朝一夕可弥补的。作为医生的他,最注重的是市民的健康。他提到,「占中」行动使港人精神健康受到一定摧残,需要长久才能恢复,值得社会思量。


郭一鸣:如何能善后处理是对司法最大的考验



著名时事评论员郭一鸣以媒体人角度就「占中」对法治提出看法。他指出,这场占领运动是学生把「争取真普选、追求民主」作为一种高尚的理念,他们自认是在创造历史,肩负时代使命,因此表现亢奋。郭一鸣指出,法治、繁荣、廉洁是香港人引以为傲的,这早在没有民主的殖民统治时期就已形成。也就是说,不是有民主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不是没有民主就什么事都做不成,只要有有效管治和追求的目标,香港仍可以拥有繁荣、法治、廉洁等核心价值。

郭一鸣称,现在大家争论的是特首选举制度,但在港英殖民统治时期历届港督都是指派的。回归后,选举是经过选举委员会,有推选的程序,比港督的任命民主得多。

郭一鸣将这次「占中」所带来的冲击归纳为三方面:其一,这次大规模的集体违法行动,给人带出一个错误的讯息,示威者认为只要人数多,就可令警方无法执法,冲击法治。另外,某些法律界人士刻意把今天香港法律体系与港英统治时代法律体系相题并论,以政治需要为幌子,误导公众,这是很危险的。他指出,今天法律除了基本法外,其本上原袭了殖民统治时期法律系统。

第二方面,占领运动总有结束的一天,结束后特区政府、警方、司法部门如何处置这成千上万违法的个案。如果不追究,法治将会荡然无存;如果选择性执法,法庭就会失去公平公正。同时,也带出一点,警方应拘捕还是不拘捕违法者?若执法机构资源不足,法庭会否有足够的能力去审判违法者,令法治有效落实?香港还有其他许多案件要处置,这些问题又如何能做好善后处理?这是对司法面临最大的考验,难道人多就可以犯法,法不责众?

第三方面,这场运动的主角是年青人,他们以为只要为了心目中的公义,就可凌驾于法律之上,甚至不受法律制裁。年青人若有这想法,将失去对法律的敬畏和尊重。青年将是未来社会主流,他们成长后若继续以这角度看待香港的法治,将会对香港法治带来很大的冲击。


贾西平:在香港加强基本法教育及国情教育刻不容缓



贾西平言简意赅地说,从「占中」学生的行为及口号看,他们没有国家意识。他们摆出一副与中央对立的架势,怎么可能商讨政改问题呢?例如「香港问题香港解决」、「撤回831决定」、修改基本法等口号,都是缺乏法理理据和基本常识的。香港回归之后其宪制秩序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辖的一个特区了,怎么可能「香港问题香港解决」呢?再说人大决定是以街头运动的方式就可以撤回的吗?如今「占中」运动陷入穷途末路,闯京碰壁,学生迷失街头……这些结局难道当初就想象不到吗?我想,如果他们对国家能多一些认识,对国家的法律有多一点了解,这个结局是可以预想得到的。

事实上,香港许多有识之士早在「占中」发生之前,已经反复告诫过他们,但他们充耳不闻。参加「占中」的学生,除了少数头头之外,大部份都是天真、活泼、可爱的,但这些活泼可爱的学生为什会完全接过香港某些极端反对派的口号,充当他们的炮灰,猛烈地挑战中央、挑战特区政府?原因就是在他们的脑海中没有国家的概念,没有「一国两制」的概念,缺乏中国国家法律的意识。香港已经回归了,香港人是中国人,香港实行的是「一国两制」,首先有「一国」,才有「两制」。

所有香港的问题都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政框架内解决,挑战香港法治,挑战国家,显然不可能行得通。谈起「占中」的教训,我认为最深刻的教训就是要加强《基本法》和中国国情的教育,要把这项教育作为治港的长期战略,扎扎实实地做起来。


李国强:从教育工作方向、人事、教材、行政措施着手,多管齐下



李国强指出,西方势力已在香港根深蒂固,特别是在教育界。这10多年来,特区政府着眼点多在推动工商福利,忽略「依法管治」中的要害问题,忽略教育界的真正革新,对一些大是大非问题不敢坚持,退让回避。他认为,单靠加强通识、历史教育,而不对人事问题进行充实改动是不够的,必须从教育工作方向、人事、教材、行政措施着手,多管齐下。

李国强称,香港在经历这场「占中」运动后,必须痛定思痛,认真总结好经验。他相信坏事可变好事,香港社会将会在加强法治、贯彻基本法和坚持「爱国者治港」中成功转型。他续说,十八大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方针,香港社会须依照基本法为法制基础。基本法在现阶段不应轻易修改。全国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基本法明确规定特区自治权是由中央授予,特区不存在所谓的「剩余权力」问题。

李国强再指出,现在一些舆论较多集中在警察打人、青年人没出路等,对策动占领者的违法用心,无视法治却甚少提及,爱国爱港传媒力量薄弱,传媒文化领域亟待加强。他续称,「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支持警方执法签名运动,收集到183万个签名,充分说明主流民意对「反占中」立场是很明显的。特区政府应掌握民意,以「基本法」和「加强法治」为依据,重新展现管治威信。


马建波:香港繁荣稳定的基石是法治



马建波先生从香港社会发展的历史分析了「法治」在香港的核心价值地位,以及目前受到的严重冲击。他说:法治社会是香港核心价值,是香港的金字招牌。从二十世纪80年代到现在,香港总体上是稳定和繁荣的,其核心就是法治对香港利伯维尔场经济、营商环境、投资者利益和人生安全的根本保障。但是非常遗憾,从2013年年初反对派提出的「占中」概念,到今年9月28日「占中」爆发,香港法治已经受到严重冲击,摇摇欲坠。

他续称,「占中」是一场有预谋、有布局的违法行为。从二十世纪80年代开始,港英政府已经在培植自己的代言人,外国势力也已经在香港布局。到2003年7.1的大游行,「违法试温」现象已经初现端倪,游行队伍中出现一些极端政治口号,反对23条立法,污蔑、攻击当时的特首董建华先生,这已经显示了违法行为已游离于法律条规的边沿,开始挑战香港的法律体系。2003年以后,反对派尤其是其中的极端势力发展很快,每年策动「七一」大游行,这是在逐渐的绑架民意,造成法不责众的前奏。同时立法会也开始了拉布行为,挑战立法会议程和条规等,显示他们已经在立法会局部范围内作出了挑战基本法,挑战立法会条规和香港司法的实际行动了,并破坏政府行政主导原则,制造立会与政府的矛盾。2013年年初,「占中」发起人提出公民抗命,酝酿一年多之久,误导民众,期间有外部势力在背后支持及推波助澜。今年的9月28日「占中」爆发,他们公然将挑战香港法律的行动公开化、群体化、社会化和国际化,以对抗香港的法治环境!所以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行动,只不过是找到了「政改」循序推进的这个时机引爆而已。事实已经证明他们这种公然藐视法律,挑战香港法治的行动,已给香港造成了严重冲击,导致社会不安,经济下滑,家庭撕裂……

这场行动也让香港的法治到了很危险的阶段,需要全体香港人团结一致,展开护法行动,以捍卫香港赖以发展、繁荣的基石。

他建议目前应检讨、完善香港现时的司法体系和立法会议事规程,并在适当的时候可以考虑就涉及国家主权和安全利益等问题修改《基本法》,因为修改基本法的权限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这反而更有利于特区政府今后对香港的管治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方针的顺利落实。


镜报执行社长徐新英表示,一个多月来的「占中」运动让香港遭受重创,严重影响了香港的经济和民生。「占中」者无视高院颁布的禁制令,知法犯法,使香港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法治根基受到了严重挑战。「占中」引发了连串的法治问题:香港100多年来法治根基的树立过程以及香港法治的精髓是如何建立的?法治对香港的发展起到什么重要的作用?现在香港社会究竟受到什么样的挑战?这些挑战会给香港带来哪些影响?香港法治与香港总体竞争力、金融中心等地位之间有何关系呢?现在,香港正处在社会发展关键性的十字路口,这些都是需要整个社会进一步认真思考和严肃对待的。

最后与会专家、学者均认为:「占中」不仅仅对香港法治带来严重冲击,对香港的经济、民生和社会都造成了不可弥补的破坏。对此,大家都表示仅仅是这次座谈会还是远远不够的。镜报和香江智汇表示将会组织系列座谈会,继续探讨在此次座谈会中提出的「占中」对香港政治、经济、社会,繁荣稳定造成的严重影响,以及「后占中」时代如何应对等议题,敬请观注。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平肖一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