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報動態
鏡報論壇

首頁 > 鏡報論壇

佔中重創香港法治

發布日期:2014-12-16



「佔中衝擊香港」專輯「佔中」重創香港法治——座談會紀要

本刊記者

【本次論壇圍繞「佔中重創香港法治」主題,邀請傳媒和學界知名學者、專家發表意見,集思廣益。會上講者紛紛譴責「佔中」,深度分析法治對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作用以及「佔中」給香港法治帶來的嚴重衝擊。他們表示,「佔中」對香港法治體系造成了不可彌補的破壞和傷害。】


歷史清楚表明,法治在香港經濟騰飛、走向世界、發展成為國際大都市的歷程中,具有重大意義。法治是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重要基石,香港崇尚法治精神,香港的繁榮要靠法治來保障。9.28非法「佔中」事件已動搖和破壞法治根基,挑戰警方執法,漠視法庭權威,危害香港繁榮穩定,敗壞香港着號稱全球的「法治社會」的良好聲譽。

11月19日,香港鏡報與香江智滙在本社聯合舉辦了「佔中衝擊香港──佔中引發的法治思考」專題座談會。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院長顧敏康作了主題發言,香港各界文化促進會理事長李國強、大公報總編輯賈西平、香江智滙主席吳歷山,副主席周伯展、理事馬建波、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郭一鳴、時事評論員林展略、鏡報副董事長徐小英、副社長徐世和、執行社長徐新英、董事洪尚行、總編輯馬小泉等在座談會上也圍繞這些問題,暢所欲言,積極互動。下文為座談會的精彩部份摘錄。



主持人吳歷山:座談會釐清法律概念



吳歷山醫生指出,「佔中」既影響香港,也影響內地、台灣乃至全世界。他談到,今次「佔中衝擊香港」座談會將是一系列座談會的第一次,題目用「佔中」而非「佔領運動」是因為「佔領運動」是由「佔中」引發,而且已接近尾聲,但「佔中」帶出的「公民抗命」概念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應對和探討。他表示,值得深思的是,在這場運動中,對許多法律概念,不同人有截然不同的詮釋。怎樣看待諸如「公民抗命」、「人權」、「公義」、「主動自首」等。今天很榮幸能請到各位知名人士和專家暢談各自的理念和看法,希望藉本次座談會集思廣益,釐清法律概念,並對「佔中」給香港法治造成的巨大衝擊和破壞有進一步的認識。


顧敏康:用「公民抗命」的發展路徑分析「佔中」實則為違法,綁架民意



顧敏康用「公民抗命」的發起原因,分析香港這場所謂公民抗命的違法性和欺騙性。他用一張圖清楚地展現了「佔中」結構圖。

他表示,「佔中」者一直宣稱自己的行動是在「公民抗命」,事實上,「公民抗命」需要有三個嚴格的條件和要求:第一是現行法律不公義;第二是「公民抗命」者已經窮盡了各種可用手段,比如司法訴訟,與政府對話等;第三是行動對社會秩序、法律秩序不造成過度的衝擊;對社會大眾的合法利益不造成嚴重損害。從現在「佔中」的形勢來看,這三點顯然沒有一點是符合的。

顧敏康具體分析,「公民抗命」的前提之一是現行法律不公義。「佔中」發起者找到一個切入點和制高點就是所謂要求「真普選」,他們認為目前的選舉是不公義的。不公義的原因不是因為基本法,而是因為不符合國際標準,他們用國際標準中的人權公約作為自己發起「公民抗命」的第一個起始點,號召民意。

「公民抗命」的第二點,必須窮盡了各種可用手段。事實上,「佔中」從2013年年初發起,到2014928日爆發,期間他們一直在鼓動民意,用真假普選的概念誤導民眾,與政府對話,與中央對話,看似他們已經窮盡了各種手段,但事實上他們的本身立足點、出發點就是錯的。普選本來就沒有真假之分,他們所謂的國際標準中的人權公約對普選的規定,事實上還有一個「合理性限制」的觀點,只要是在合理限制內都是符合國際標準的,但是「佔中」發起者在煽動的過程中完全不提這點。他們是誤導市民,綁架了民意!

公民抗命的第三點,是行動對社會秩序、法律秩序不造成衝擊。「佔中」者一直以「愛與和平」來包裝自己的違法行動,事實勝於雄辯,從「佔中」發生以來,香港的經濟、社會以及法治都受到了重創,這是不爭的事實。香港居民的日常生活也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顧敏康繼續分析道,「佔中」顯然就不是正常的「公民抗命」,已經危害了整個社會,已經侵犯了大多數人的利益。國外傳統的「公民抗命」都是因為法律造成現實的不公平,但是香港的政改方案還在討論中,組織者卻是用少數人利益侵害大多數人利益,這實際上是一場蓄意的集體違法行為。他說,發起者和主要領導者通過煽動學生以及民眾上街遊行,佔據街道,造成「法不責眾」的局面,將違法變成合法化。隨着「佔中」的發酵,法院頒發禁制令。此時,「佔中」主要發起人立即表示要在「佔中」結束之後去自首,還有人在旁附和,認為沒有到緊急狀況,不必要頒發禁制令,造成他們遵紀守法的假像以誤導市民。事實上,法律的目的是要將犯罪限制在犯罪實際發生之前,「佔中」主要領導者卻表示要在犯罪之後才自首,這顯然是在公然挑釁法律,但是他們用這種自首的態度,抵銷了公然違反禁制令在市民中造成的違法印象,誤導市民,拉攏民意!一些極端的本地勢力總是在適當的時機出來煽風點火,唯恐香港不亂!有些甚至利用自己立法會議員的身份,阻擋特區政府施政以及處理各種事務,乃司馬昭之心!

在談到是否有國際勢力介入時,顧敏康認為這是肯定的。因為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開埠以來就一直有國際勢力在這裡活動。但是國際勢力介入的問題需要國家處理,現在看來,國家在外交層面處理得很好,才確保香港未出現大亂。

他認為「佔中」是香港特區政府的事情,特區政府在應對過程中一定要立場鮮明,繼續營造輿論,將這場違法的行動廣而告之,讓市民和學生們認清楚「佔中」違法,危害香港,阻礙香港經濟社會發展的實質!



周伯展:「佔中」讓香港社會不僅法治生病,更讓香港市民身心受創及社會「生病」



周伯展醫生從眼科醫生的角度指出,他有年長患者因「佔中」交通堵塞問題而延誤求診,使其青光眼的病情惡化,令人擔憂。他反問:「佔中」人士以所謂「公民抗命」為幌子,但現在香港不是甘地時代的印度、曼德拉時代的南非,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一直在聆聽港人的訴求,佔領人士無需以「公民抗命」違法的手法去威迫政府,這是對法治的第一個衝擊。

周醫生表示,在整場佔領運動中,示威者一再衝擊警方防線,屢次警告示威者無效,迫使警方在別無選擇下以最低武力控制場面,這是對法治帶來的第二個衝擊。對比起西方民主國家警方對示威者的處理,香港警方可謂相當溫和。

周醫生稱,「佔領者」無視法庭頒發的禁制令,無法無天,嚴重損害香港法治精神,衝擊香港的核心價值和繁榮穩定的基石。這是「佔中」對法治帶來的第三個衝擊。他認為,法治是香港與其他城市的競爭優勢,健全和完善的法治機制吸引外國資金來香港投資。

周醫生再指出,有了法治才能談民主。佔領人士要清楚自己在爭取什麼形式的民主?每人心中的公義定義都不一樣,不可以個人心目中的公義標準,而去凌駕別人的公義和自由,更不可淩駕於法治。佔領者須三思實行「民主」是否對國家自身帶來好處?還須清楚爭取公義的手段是否恰當,最終能否達到預期效果?香港不是獨立國家,也不是獨立政治實體,示威者即使擁有再崇高的理念,也要宏觀地看當前香港所處的形勢,是否適用於香港。

周醫生有信心香港經過這場社會運動後,經濟和社會秩序能很快復原,但最令他擔憂的是目前社會,乃至家庭親人的撕裂,這撕裂不是一朝一夕可彌補的。作為醫生的他,最注重的是市民的健康。他提到,「佔中」行動使港人精神健康受到一定摧殘,需要長久才能恢復,值得社會思量。


郭一鳴:何能善後處理是對司法最大的考驗



著名時事評論員郭一鳴以媒體人角度就「佔中」對法治提出看法。他指出,這場佔領運動是學生把「爭取真普選、追求民主」作為一種高尚的理念,他們自認是在創造歷史,肩負時代使命,因此表現亢奮。郭一鳴指出,法治、繁榮、廉潔是香港人引以為傲的,這早在沒有民主的殖民統治時期就已形成。也就是說,不是有民主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不是沒有民主就什麼事都做不成,只要有有效管治和追求的目標,香港仍可以擁有繁榮、法治、廉潔等核心價值。

郭一鳴稱,現在大家爭論的是特首選舉制度,但在港英殖民統治時期歷屆港督都是指派的。回歸後,選舉是經過選舉委員會,有推選的程序,比港督的任命民主得多。

郭一鳴將這次「佔中」所帶來的衝擊歸納為三方面:其一,這次大規模的集體違法行動,給人帶出一個錯誤的訊息,示威者認為只要人數多,就可令警方無法執法,衝擊法治。另外,某些法律界人士刻意把今天香港法律體系與港英統治時代法律體系相題並論,以政治需要為幌子,誤導公眾,這是很危險的。他指出,今天法律除了基本法外,其本上原襲了殖民統治時期法律系統。

第二方面,佔領運動總有結束的一天,結束後特區政府、警方、司法部門如何處置這成千上萬違法的個案。如果不追究,法治將會蕩然無存;如果選擇性執法,法庭就會失去公平公正。同時,也帶出一點,警方應拘捕還是不拘捕違法者?若執法機構資源不足,法庭會否有足夠的能力去審判違法者,令法治有效落實?香港還有其他許多案件要處置,這些問題又如何能做好善後處理?這是對司法面臨最大的考驗,難道人多就可以犯法,法不責眾?

第三方面,這場運動的主角是年青人,他們以為只要為了心目中的公義,就可凌駕於法律之上,甚至不受法律制裁。年青人若有這想法,將失去對法律的敬畏和尊重。青年將是未來社會主流,他們成長後若繼續以這角度看待香港的法治,將會對香港法治帶來很大的衝擊。


賈西平:在香港加強基本法教育及國情教育刻不容緩



賈西平言簡意賅地說,從「佔中」學生的行為及口號看,他們沒有國家意識。他們擺出一副與中央對立的架勢,怎麼可能商討政改問題呢?例如「香港問題香港解決」、「撤回831決定」、修改基本法等口號,都是缺乏法理理據和基本常識的。香港回歸之後其憲制秩序已經發生了根本改變,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下轄的一個特區了,怎麼可能「香港問題香港解決」呢?再說人大決定是以街頭運動的方式就可以撤回的嗎?如今「佔中」運動陷入窮途末路,闖京碰壁,學生迷失街頭……這些結局難道當初就想像不到嗎?我想,如果他們對國家能多一些認識,對國家的法律有多一點瞭解,這個結局是可以預想得到的。

事實上,香港許多有識之士早在「佔中」發生之前,已經反復告誡過他們,但他們充耳不聞。參加「佔中」的學生,除了少數頭頭之外,大部份都是天真、活潑、可愛的,但這些活潑可愛的學生為什會完全接過香港某些極端反對派的口號,充當他們的炮灰,猛烈地挑戰中央、挑戰特區政府?原因就是在他們的腦海中沒有國家的概念,沒有「一國兩制」的概念,缺乏中國國家法律的意識。香港已經回歸了,香港人是中國人,香港實行的是「一國兩制」,首先有「一國」,才有「兩制」。

所有香港的問題都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政框架內解決,挑戰香港法治,挑戰國家,顯然不可能行得通。談起「佔中」的教訓,我認為最深刻的教訓就是要加強《基本法》和中國國情的教育,要把這項教育作為治港的長期戰略,紮紮實實地做起來。


李國強:從教育工作方向、人事、教材、行政措施着手,多管齊下



李國強指出,西方勢力已在香港根深蒂固,特別是在教育界。這10多年來,特區政府著眼點多在推動工商福利,忽略「依法管治」中的要害問題,忽略教育界的真正革新,對一些大是大非問題不敢堅持,退讓迴避。他認為,單靠加強通識、歷史教育,而不對人事問題進行充實改動是不夠的,必須從教育工作方向、人事、教材、行政措施着手,多管齊下。

李國強稱,香港在經歷這場「佔中」運動後,必須痛定思痛,認真總結好經驗。他相信壞事可變好事,香港社會將會在加強法治、貫徹基本法和堅持「愛國者治港」中成功轉型。他續說,十八大四中全會提出「依法治國」方針,香港社會須依照基本法為法制基礎。基本法在現階段不應輕易修改。全國人大是最高權力機構,基本法明確規定特區自治權是由中央授予,特區不存在所謂的「剩餘權力」問題。

李國強再指出,現在一些輿論較多集中在員警打人、青年人沒出路等,對策動佔領者的違法用心,無視法治卻甚少提及,愛國愛港傳媒力量薄弱,傳媒文化領域亟待加強。他續稱,「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起支持警方執法簽名運動,收集到183萬個簽名,充分說明主流民意對「反佔中」立場是很明顯的。特區政府應掌握民意,以「基本法」和「加強法治」為依據,重新展現管治威信。


馬建波:香港繁榮穩定的基石是法治



馬建波先生從香港社會發展的歷史分析了「法治」在香港的核心價值地位,以及目前受到的嚴重衝擊。他說:法治社會是香港核心價值,是香港的金字招牌。從二十世紀80年代到現在,香港總體上是穩定和繁榮的,其核心就是法治對香港自由市場經濟、營商環境、投資者利益和人生安全的根本保障。但是非常遺憾,從2013年年初反對派提出的「佔中」概念,到今年9月28日「佔中」爆發,香港法治已經受到嚴重衝擊,搖搖欲墜。

他續稱,「佔中」是一場有預謀、有佈局的違法行為。從二十世紀80年代開始,港英政府已經在培植自己的代言人,外國勢力也已經在香港佈局。到2003年7.1的大遊行,「違法試溫」現象已經初現端倪,遊行隊伍中出現一些極端政治口號,反對23條立法,污蔑、攻擊當時的特首董建華先生,這已經顯示了違法行為已游離於法律條規的邊沿,開始挑戰香港的法律體系。2003年以後,反對派尤其是其中的極端勢力發展很快,每年策動「七一」大遊行,這是在逐漸的綁架民意,造成法不責眾的前奏。同時立法會也開始了拉布行為,挑戰立法會議程和條規等,顯示他們已經在立法會局部範圍內作出了挑戰基本法,挑戰立法會條規和香港司法的實際行動了,並破壞政府行政主導原則,製造立會與政府的矛盾。2013年年初,「佔中」發起人提出公民抗命,醞釀一年多之久,誤導民眾,期間有外部勢力在背後支持及推波助瀾。今年的9月28日「佔中」爆發,他們公然將挑戰香港法律的行動公開化、群體化、社會化和國際化,以對抗香港的法治環境!所以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行動,只不過是找到了「政改」循序推進的這個時機引爆而已。事實已經證明他們這種公然藐視法律,挑戰香港法治的行動,已給香港造成了嚴重衝擊,導致社會不安,經濟下滑,家庭撕裂……

這場行動也讓香港的法治到了很危險的階段,需要全體香港人團結一致,展開護法行動,以捍衛香港賴以發展、繁榮的基石。

他建議目前應檢討、完善香港現時的司法體系和立法會議事規程,並在適當的時候可以考慮就涉及國家主權和安全利益等問題修改《基本法》,因為修改基本法的權限在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反而更有利於特區政府今後對香港的管治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方針的順利落實。

鏡報執行社長徐新英表示,一個多月來的「佔中」運動讓香港遭受重創,嚴重影響了香港的經濟和民生。「佔中」者無視高院頒布的禁制令,知法犯法,使香港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法治根基受到了嚴重挑戰。「佔中」引發了連串的法治問題:香港100多年來法治根基的樹立過程以及香港法治的精髓是如何建立的?法治對香港的發展起到什麽重要的作用?現在香港社會究竟受到什麽樣的挑戰?這些挑戰會給香港帶來哪些影響?香港法治與香港總體競爭力、金融中心等地位之間有何關係呢?現在,香港正處在社會發展關鍵性的十字路口,這些都是需要整個社會進一步認真思考和嚴肅對待的。

最後與會專家、學者均認為:「佔中」不僅僅對香港法治帶來嚴重衝擊,對香港的經濟、民生和社會都造成了不可彌補的破壞。對此,大家都表示僅僅是這次座談會還是遠遠不夠的。鏡報和香江智滙表示將會組織系列座談會,繼續探討在此次座談會中提出的「佔中」對香港政治、經濟、社會,繁榮穩定造成的嚴重影響,以及「後佔中」時代如何應對等議題,敬請觀注。



鏡報動態 | 最新文章 | 聯繫我們 | 加入我們 | 關於我們

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地址: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

平肖一特100